????这一杯茶水赫连政没有动,他收起了平日里的不正经,是难得的严肃,要知道,就算是在东梁的朝堂之上,赫连政都难有这样的店严肃,与大臣交谈都像是在调戏,还好他身上的贵气掩盖了一股脂粉气,看起来就只是像一个风流的帝王。

????见到赫连政这番模样,沈吟辰暂时放下了心中的不痛快,可赫连政迟迟不开口,让她又添几分恼火。

????赫连政犹豫着没有开口,就在这个时候,房间的门就被推开,赫连政与谢束打眼瞧过去,谢束只觉得两个人有点面熟,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,但又不能在一时间想起来,去确定这进来的两个人的身份。

????不过,谢束没能认出来,赫连政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两个人,但是他却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突然进来的究竟是什么人。

????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有帝王之气,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如神降临,尊贵无比,心生敬畏。

????后面随后而来的人,一股自在的潇洒,还带着一种清冷的感觉。

????这两位男子都是不凡之人,想必前面的那一位便是大祈的皇帝君玉澜,沈吟辰心中一直惦念不忘的人,而这样的人也确实有资本值得让别人恋恋不忘,后面随之进来的大概是洗重阁的主人,重阳之主苏之零。

????那个传说之中苏家唯一的后人。

????沈吟辰不动声色的为刚刚进来的两个人满上了茶水,问道“你们怎么过来了?”

????唯苏也跟了进来,微微点了点头,示意谢子怀已经成功的安排下来了。

????“毕竟是洗重阁的客人,我有什么不能来的。”苏之零淡淡的说道。

????这一杯茶水赫连政没有动,他收起了平日里的不正经,是难得的严肃,要知道,就算是在东梁的朝堂之上,赫连政都难有这样的店严肃,与大臣交谈都像是在调戏,还好他身上的贵气掩盖了一股脂粉气,看起来就只是像一个风流的帝王。

????见到赫连政这番模样,沈吟辰暂时放下了心中的不痛快,可赫连政迟迟不开口,让她又添几分恼火。

????赫连政犹豫着没有开口,就在这个时候,房间的门就被推开,赫连政与谢束打眼瞧过去,谢束只觉得两个人有点面熟,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,但又不能在一时间想起来,去确定这进来的两个人的身份。

????不过,谢束没能认出来,赫连政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两个人,但是他却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突然进来的究竟是什么人。

????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有帝王之气,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如神降临,尊贵无比,心生敬畏。

????后面随后而来的人,一股自在的潇洒,还带着一种清冷的感觉。

????这两位男子都是不凡之人,想必前面的那一位便是大祈的皇帝君玉澜,沈吟辰心中一直惦念不忘的人,而这样的人也确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有帝王之气,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如神降临,尊贵无比,心生敬畏。

????后面随后而来的人,一股自在的潇洒,还带着一种清冷的感觉。

????。